首页 »

一名摄影爱好者镜头下的北海道冬天,美到超出你的想象(下)

2019/10/10 0:09:59

一名摄影爱好者镜头下的北海道冬天,美到超出你的想象(下)

到北海道观赏和拍摄日本丹顶鹤,是我们这次旅游行摄的重点之一。资料显示,全世界分布有15种鹤,其中就有11种已濒临绝种。在日本主要可观察到白头鹤、白枕鹤和丹顶鹤三种,但整年都在一地养育繁衍生息的只有丹顶鹤,且主要在北海道东部地区,并被当地原住民阿伊努人奉为"沼泽之神"。

 

另据日本方面的资料显示,早在江户时代前,北海道就能观察到丹顶鹤,明治时代后数量锐减,直到大正时代才再次被确认又看到了丹顶鹤。1942年被指定为"特别天然纪念物",并受到全面的保护。

 

北海道的丹顶鹤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总面积高达183 平方公里的钏路湿地(Kushiro Shitsugen),钏路湿地是日本最大的湿地,也是日本第一个在拉姆萨尔条约上登记的湿地。1987年被指定为钏路湿原国立公园(Kushiro Shitsugen National Park)。

 

早些年丹顶鹤到北海道只是来越冬或中继觅食,后来为了解决丹顶鹤冬天食物不足的问题,当地人开始给予人工喂食,至今已有40多年。又由于钏路湿地一带不仅面积辽阔,而且具备了丹顶鹤生息需要的不会结冰的河流湿地,逐渐地有些丹顶鹤就此留居下来。

 

留居下来的丹顶鹤,在钏路湿地广大的范围内繁养生息。而到了漫长的冬季,它们更是只在栖息地、休憩区和喂食场几个地方飞来飞去,这个范围就是如今的鹤居村(Tsuui Sonminn)。

 

据统计,鹤居村范围内总共大约有200只丹顶鹤生活在那里。也有一种说法是,整个钏路湿地丹顶鹤数量已增至1000只左右。

 

春天丹顶鹤成群集队地飞向钏路湿地深处交配产卵;夏天丹顶鹤在湿地之中哺育幼子;秋天丹顶鹤带着小鹤来甜玉米地觅食;冬天丹顶鹤就更不愿离去,每天冒着严寒往返于栖息地和喂食场之间。这个时候,各地丹顶鹤爱好者和摄影家们都会集中到鹤居村,观赏和拍摄丹顶鹤动人的舞姿。如今的钏路湿地、鹤居村,已成为广大摄影发烧友趋之若鹜的摄影圣地。

 

观赏和拍摄丹顶鹤,一般都在鹤居村范围内。其中包括音羽桥(Crane Otowa-basi)、鹤见台(Tsurumi-dai)、伊藤鹤保护区(Ito Sanctuary)和阿寒国际丹顶鹤中心/丹顶鹤观察中心(丹顶の里)。当然还有鹤居道产子牧场等等。其中鹤见台和丹顶の里是主要的喂食场地,一天只一次,每次是下午两点钟开始。

 

下图为钏路湿地周边地图,图中红色圆点处就是我们拍摄丹顶鹤的主要地点。

 

我们整整一天的丹顶鹤拍摄,是从音羽桥开始的。虽然阿寒国立公园和釧路湿原国立公园不在一起,但是我们住宿的弟子屈町距离鹤居村和音羽桥都只有50公里左右。我们3点半起床,4点半出发,大约一小时就到音羽桥,为的就是拍摄“丹顶鹤起床之舞”和“雪溪日出美景”。

 

音羽桥在243国道和雪里川的交叉点上,在桥东北面的雪里河两岸,有一大片茂密的树林,树林南面有几片河滩,树林能挡风,河水也不结冰,河滩几乎就成了天然暖床,丹顶鹤就在那里栖息过夜。而音羽桥又是个高点,所以成了拍摄“晨雾雪溪栖鹤”的绝佳之地。为了能拍到“早霞红云、晨雾、雪溪、树挂、丹顶鹤起床之舞”这样的片子,摄影人不惜从各地来到音羽桥。

 

我们是5点半到达音羽桥的,不到50米长的桥上,已经如下图般“排排坐,吃果果”了。那可是零下十来度的气温啊,摄影人真的都很执着。我好不容易求得了一个脚架位置,刚定下神来环顾四周,耳边就已经传来各种对话的语音,日语、英语、中国普通话,哈,还有上海话,听起来人还不少。

 

东边开始放亮,晨雾渐渐散开,沉睡的丹顶鹤也逐渐醒来,看上去有好几十只。宝贝们在缥缈的薄雾中洗脸、梳头、伸懒腰、理羽毛,并用特有的舞姿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。

 

朝霞染红了天上的云彩,雪里川也被映得通红。河滩边开始热闹起来,起床的丹顶鹤们开始翩翩起舞,还“咯啊-咯啊”地相互道起早安。

 

我只有100-400mm的镜头,所以只能拍一些全景。其实早晨的音羽桥,朝东北方向拍鹤,正好是逆光,因而能有400mm以上,甚至800mm的镜头,拉近了拍,是最好的了。

 

起床后的丹顶鹤,有的拍打着翅膀,有的跳跃在河滩上。每当有鹤儿跃起,我耳边就能听到一阵“咔嚓-咔嚓”的照相机快门声。就这样在雪地里拍摄了两个多小时,直到丹顶鹤一对对飞离雪里川,去到湿地深处吃早餐,拍摄才结束。

 

期间还发生了一个极有意思的插曲。在距离我们所站的音羽桥相对近一点的河滩上,来了一位“不速之客”——狐狸,这令附近的几只丹顶鹤警觉起来。

 

原来这只小狐狸看中了河滩上的一个饭盒,但当它贸然进入丹顶鹤领地时,遭到了一只成年丹顶鹤的拦截。哈,两位神灵就此在我们众多照相机镜头面前,上演了一幕精彩大剧,也让我们这些摄影人大呼过瘾。

 

丹顶鹤在日本人心目中地位很高,日本不少民间传说和文学作品都赋予丹顶鹤以美好吉祥的形象,日本民间以折千纸鹤送给亲人表达祝福就是其具体体现。

 

但由于社会发展中对环境的破坏,丹顶鹤在上世纪初已在日本基本绝迹。据介绍,上世纪20年代,北海道再次发现丹顶鹤后,民间就有不少善心爱鸟人士对其进行保护,比较出名的有渡边婆婆、伊藤良孝、山崎父子等。在人们自觉保护下,如今的日本丹顶鹤,在北海道数量逐渐增多,并从习性迁徙的候鸟,变成了如今定居下来的留鸟。

 

当地流传着渡边老婆婆与丹顶鹤的故事:在半个多世纪前,北海道不过有三十多只丹顶鹤,这种候鸟从西伯利亚飞来过冬,因为缺少食物,闯进了渡边老婆婆家的农田。有些丹顶鹤会一直逗留到春天才飞回俄罗斯,这让本应在春天开始播种的老婆婆相当厌烦。于是渡边老婆婆只得不停地轰赶那些过冬的鹤儿们,还到当地的农林处投诉,但一直得不到解决。

 

由于丹顶鹤是珍稀鸟类,当地政府为了保护它们,一次次上门,苦口婆心地给老婆婆讲道理。与此同时,渡边老婆婆也开始同这些丹顶鹤建立了友谊,甚至主动捐献了自己这片原本收成不错的农田,专门留给来越冬的丹顶鹤们。随着鹤群数量的增加,现在已经成了北海道的“留鸟”,而渡边老婆婆也一心一意地做起了丹顶鹤的看护工作,成就了一段佳话。

 

下图这张片子是在伊藤鹤保护区(Ito Sanctuary)拍摄的。在我们摄影区前面是个广大的牧场,所以那地方也叫伊藤牧场。摄影区对面有个小坡,坡后面正好有一片树林,早晨逆光下,树林成为天然的深色背景,雪白的丹顶鹤在那里翩翩起舞,是摄影的好时候。当然,最好是400mm以上的长镜头。

 

伊藤鹤保护区得名于日本已故著名民间爱鸟人士伊藤良孝,当年他经营着一个自家的奶牛牧场,所以如今还有人沿用"伊藤牧场"的原名。2000年伊藤先生去世时,将自家13公顷的牧场无偿捐赠给了日本野鸟协会,鹤居村也因此成为世界上唯一的丹顶鹤高海拔冬季栖息地。

 

我们在钏路湿地的鹤居村几乎拍摄了一整天。除了前面已经推出的我自认为还有点意思的片子外,下面我把当时所拍摄到的一些丹顶鹤运动片子,整理出一套,按顺序试图展示丹顶鹤从起动、助跑、起飞、飞翔、下降、降落、落地、整理羽毛、最后还要开心地昂首鹤鸣歌唱的全过程。

 

助跑。

 

起飞。

 

歌唱。

 

我喜欢丹顶鹤的“踱方步”,那姿态太优雅、太迷人;我也喜欢鹤之舞,千姿百态,美不胜收。

 

“鹤舞”迷人,也是丹顶鹤表达爱情的一种方式。鹤的恋爱是由二重唱和欢乐的舞蹈开始的,双方时而跳跃,时而展翅,时而昂首,时而翘尾,时而独舞,时而对弈,声情并茂,气象万千。

 

丹顶鹤是典型的一夫一妻制,这也是一直以来为人所称道的地方,一旦结为夫妻,永不离弃。如果一只死亡,另一只绝不会再去配对,直到生命终结。所以,丹顶鹤也被称之为“爱情鸟”。而在中国文化和历史上,丹顶鹤也被赋予了忠贞清廉、品德高尚的文化内涵,是公认的一等一的文禽。另外由于丹顶鹤寿命长达50~60年,因而在古代中国画中,常常能看到人们把丹顶鹤与松树绘在一起,以作为长寿和成仙的象征。现代日本文化,也把丹顶鹤作为美丽和长寿的象征。

 

在游览日本北海道道东阿寒国立公园(Akan National Park)的最后一天清晨,我们起早登上了海拔490多米的美幌垰(Bihari Pass)。垰是山口、垭口的意思,那是一个能够360度观赏周围景色的高地,可以同时看到屈斜路湖和阿寒岳(见本集末尾地图)。

 

天气太好了,我知道,那是一个不可错失的时刻,那是一套必须带回家的美景。我支好三脚架,调好照相机数据,冒着摄氏零下10几度的寒冷,站在那里,等待屈斜路湖日出。

 

太阳刚从对面山尖跃出时,是橘红色的,绝美啊!屈斜路湖中心那个名为中岛的复式火山小岛,是日本最大的湖中岛。下图拍摄时间:2017:02:16 05:21:55,相机厂商:Canon,设备型号:Canon EOS-1D X Mark II,相机镜头:EF24-70mm f/2.8L USM,快门速度:1/6s,光圈值:F20,焦距:24.0 mm,感光度:ISO100,曝光补偿:0,闪光灯:关,白平衡:自动,拍摄模式:手动曝光,测光模式:局部测光。

 

在太阳快速升起时,我四周环境的色彩,也在不断地随之发生着变化。那种红,能在冰冷的雪坡上反射出热量,同时又是性感的,有着难以名状的诱惑力。

 

慢慢地,四周披上了浪漫的粉红色,连空气仿佛都浪漫了起来。站在如此美妙的迷人的粉色仙境之中,人的感受也会不知不觉飘飘欲仙起来。

 

当我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拍摄日出大景时,夫人敏锐地发现了身边的小品:粉红色小树挂,天蓝色栅栏投影,画面色彩对比鲜艳,构图小巧玲珑,也是美得一塌糊涂。

 

雪坡上的荆棘,挂满雾凇后,在清晨的逆光下,更显晶莹剔透,实在精美之至。

 

粉红的雪坡,粉蓝的投影,中间一条紫色的"S"弯道路,将我的视线一直引向丛林深处。画面宛若仙境,色彩对比度强烈,真是美艳无比了。

 

当太阳升起来时,随着气温的上升,屈斜路湖湖面的云雾也开始翻涌起来。虽然当时还到不了云海的那种磅礴的大气势,但随着光影的变换,屈斜路湖的美,有一种特殊的细腻和温柔,令人浮想联翩。

 

据说美幌垰是电影《非诚勿扰》的一个拍摄外景地,当我站在垭口凝神屏气欣赏这一仙境时,真的只想等待大神的降临,其余一切统统“非诚勿扰”。

 

天鹅和湖,蓝白色的交响曲。

 

屈斜路湖是日本最大的火山口湖,因四周火山中流出的温泉,使得这里冬季也不会完全结冰封冻,吸引着许多黄鼻大天鹅来此避寒,这也成了当地一处著名的观光点。

 

曾经去新疆,当地人告诉我们,新疆的羊是吃虫草长大的。而这次到北海道,看到的是,大天鹅是在那里泡着温泉过冬的,真的是也很幸福。

 

我们观赏拍摄大天鹅,主要在古丹温泉和砂汤温泉一带。

 

其中,古丹温泉一带的日落很美。

 

日落时分的古丹温泉。

 

粉红封面女郎。

 

呆萌的大天鹅,正排着队去觅食。

 

傍晚时分,古丹温泉大天鹅聚集的湖岸边,有人来喂食。

 

天鹅起舞

 

亦影亦幻

 

有喜有忧

 

欢快嬉戏

 

出水芙蓉

 

仪态万方

 

北海道的冬季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,但有一群非比寻常的人在这里生活了无数个寒冬,他们就是北海道的原住民——阿伊努人。

 

据说阿伊努人的祖先和棕熊一样,来自俄罗斯大陆,这些游牧民族能与自然界和谐共处。

 

在阿寒湖的南面,有一大片能够提供旅游者住宿的温泉酒店,也有商店和餐馆。在那里有个阿伊努民俗村,其中保留了很少一点点原住民的老房子。看上去像童话一般的原木尖顶小屋,如今的功能只是提供参观和拍照,晚上开灯的感觉也不错。

 

民俗村里有来回两条街道,两旁都是购买旅游纪念品的商店,和美术馆、餐馆等。因为人不多,所以逛街、购物、摄影都很舒适,可以慢慢品味。

 

此番冬游日本北海道,给我留下最深印象是:美丽、清爽、舒适,天人合一,人与动物、大自然,和谐共处,是一曲美妙的交响乐。